广告ID28内容页-顶部
当前位置:首页?>?野史秘闻 > 惠帝之子无弹窗全文阅读,无弹窗惠帝之子5200全文阅读

惠帝之子无弹窗全文阅读,无弹窗惠帝之子5200全文阅读

2017-02-24 14:03:59 来源:历史册
广告id2-600x50

“一北衣领看着这混乱的局面与所剩无几的同行。似乎楞 ,没想到自己来得“正是”时候。

不过很快,他就调整好心态:对方虽然人数稍占优势。却已成疲军。觑准空隙便率领手下加入战团。

随着新的力量加入,场中逐渐减弱的喊杀声又响了起来,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,黑衣人见来了同行。原本绝望等死的状态也立时生改变,他们爆出了最后的力量,把四周的守卫杀的节节败退。

太尉周勃看着这一幕无奈苦笑。怎么就这么巧就碰上了呢?满以为这场戏很快便会完结,自己带来亲兵只为在最后关头杀人灭口,谁知道还真的就派上了用场。但是不管怎样,一定不能让他们得逞。

又挥手唤过一名亲兵,太尉周勃吩咐几句,让他传令将分散的兵士集结起来。接下来,就要看太尉大人的调度能力了。

将士卒分成三个小队,每队十人,周勃在救援的同时也不忘杀人灭口。

派出一支队伍。去解决场中所有黑衣人,太尉周勃转过头来,悠闲等待决出胜负的时候已经过去,现在他要主出击。

注视着灰衣人的战团,周勃将另两支队伍放在了他们的身后“

“这怎么可能?”长乐宫中,刘恭在听到廷尉府劫狱消息后,看着张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直到环顾一周,见在场众人全是肯定的神情,才有些疑惑地问道:“你说,有两伙人前去劫狱?”

“是乔装成一伙的两批人,陛下。”张偃解释道:“先到的那些人身着黑衣,即将全军覆没时。后一股身着灰衣的人才冲了进来。虽然在之后的打斗中,他们都间接承认自己乃吕家蓄养的死士。也留下了一些吕家独有的记号,但是显然。他们不可能是吕家的人而从衣着和出现的时间上看。他们不太可能是一伙人。”

“难道昌家还有吕禄不知道的势力?”刘恭喃喃道,因为张偃说的“不可能”是基于在此之前,尚未移交廷尉大牢的吕禄已经把家族实力交代过一遍。

“绝无可能!”张偃闻言。摇了摇头,道:“太皇太后让吕禄、吕产把持南北两军,虽以吕产为相国,却是把北军交给了吕禄,可见他二人在太皇太后心中其实并无高下之分。吕家怎有什么事情会瞒着吕禄。”

刘恭也知这不可能,只是下意识里随便一说罢了,听完张偃的话。再仔细想了想。皱着眉道:“看来这个麻烦,要尽快解决才是。”有另外的势力参与进来。想要要嫁祸昌氏,刘恭开始有些为自己的计划担心起来。

张辟疆也皱了皱眉,对刘恭道:“听说太尉大人就在当场,这才击退了劫狱的两伙人,陛下是否觉得,这也太过巧合了?”

劫狱显然是没有黄道吉日的!这些人也不可能真的这么巧,好端端就碰到了一起,那就只有另外一种可能 他们是约好的。

前面曾经说到。这些黑衣人是毛雄八年来刮练出死士的部分,那么这灰衣人,自然就是余下的那部分。

为了壮大声势,任书毫不吝惜地派出了手中所有力量,他要的,就是在太尉周勃面前营造出一种“第三方”劫狱的效果,至于这第三方是谁,那就是任凭他自己的意愿了。

现在,始作俑者任书正安坐在席上,静静听着毛雄汇报这一场戏下来的成果。惠帝之子

待听毛雄悲声说到“出动全部力量共五十人,平安回来的却只有不到十人”时,任书停下擒须的右手,嘴角不自禁地**了一下,他不愿接着再听了,开口问道:“太尉当时是个什么反应?”

毛雄闻言停顿一下,想不到他这样薄情。连句如何抚恤都不肯说,也不回答,抬头问道:“大人准备如何处置死去的弟兄?”

“这些事情容后再议。”任:“你只要先说太尉当时是什么反应便可。

毛雄本还欲再言。不过随即想到自己的使命,无奈低头道:“太尉初时有些错愕,不过很快就指挥亲兵加入了战团。”

“恩”任书满意地点了点头,把手放回。继续擒须道:“差不多了。”又道:“你晚间再让人去替我送封信。”

毛雄领命应下。

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那些人是谁派来的?”太尉周勃回到府中,把自己关在。

最初的疑惑过后,周勃认识到:既然自己可以与任书合谋,乔装劫狱嫁祸昌家,别人也同样可以。所以他不敢轻易下判断,认定灰衣一方就是吕家蓄养的死士。

但如果不是吕家的人,那又会是谁呢?

嫁祸吕家,除了加其灭亡外,对其他的一点好处也没有。长安城内,除了自己,哪里还有谁肯冒着风险去做这件事情?

广告id20-300x250
野史秘闻最新文章
精华推荐
热门图文